浅论诉讼中的利息请求

发布时间:2018-09-21   1241

在人民法院审理的案件中,有大量案件当事人在主张自己的借款本金时都会同时主张利息。在司法实践中,一般对于借款本金比较重视,相对而言对于利息问题则重视不够,往往把利息当作本金的附庸,忽视利息在诉讼中独立存在的价值。而在我们办理的案件中,因为本金错误而被发回、改判的较少,因为利息计算错误而被发回、改判的较多。之所以造成这种状况,在诉讼中重视本金、轻视利息是重要原因之一。

笔者认为,利息主张在诉讼中有独立存在的价值,不能把利息主张混同在本金之中,在举证、质证、辩论等环节应将利息主张区别于本金主张独立进行,应该把利息主张当成一个独立的“诉”来处理。

一般情况下,利息确定需要四个要素,即本金数额、利率、利息计算的起算时间、终点时间,因此,利息问题的审理主要应该围绕这四个要素进行。笔者认为,当事人在起诉时就应该提供确定利息需要的要素,在以后的诉讼中也应由当事人对此加以证明,并通过双方当事人的诉辩对抗,以保证双方公平地行使诉讼权利,履行诉讼义务。所以,提出利息要素并加以证明,这是当事人的诉讼义务,也是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同时是法院审理利息问题的重点。

一、主张本金与主张利息是不同的“诉”

“诉”是指当事人就特定民事争议向法院请求保护自己权益的请求。一般认为,构成“诉”有三个要素,一是当事人;二是诉讼标的;三是诉的理由。主张本金的“诉”与主张利息的“诉”的三个要素中,只有当事人这个要素是一直的,诉讼标的、诉的理由这两个要素都不同。主张本金的“诉”的诉讼标的是原告与被告之间因为本金产生的法律关系,诉的理由是被告不履行给付本金的义务;主张利息的“诉”的诉讼标的是原告与被告之间因为本金的孳息产生的法律关系,诉的理由是被告不履行给付本金孳息的义务。可见,主张本金的“诉”与主张利息的“诉”是不同的。虽然本金与利息有关联,利息是本金的滋息,但两者又有区别。本金与利息在合同中是不同的物,利息相对独立于本金存在,是同一合同下的不同的权利。在审判实务中,本金与利息可以一并起诉,也可以分别起诉。本金与利息虽然可以在一个案件中一并诉讼,但起诉本金不包括利息,起诉利息也不包括本金,两者不能互相代替,不能混同。

(一)当事人在起诉时应该提出能确定利息金额的要素。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起诉必须符合下列条件:(一)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厉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二)有明确的被告;(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四)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原告起诉必须符合这四个条件,缺一不可。“有具体的诉讼请求”中“具体”这个词按照词典的解释是指“不抽象,不笼统,细节很明确”,因此“有具体的诉讼请求”是指这一请求是明确的、唯一的,不会产生歧义,不会产生两种以上的结果。按照民事诉讼法的以上规定,当事人起诉时应该提供“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在利息问题上,“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即为提出能确定利息金额的要素,而不是只提出利息金额。因为如果当事人只提出利息金额而不提出计算利息的要素,不说明利息金额是如何得出的,这个利息金额实际是无源之水。在此情况下,因为这个利息金额没有基础,法院在诉讼中无法对利息问题进行审理,也无法作出判断,对方当事人也无法对原告的利息主张进行反驳。所以,如果原告只提出利息金额而不提出计算利息的要素,实际是没有提出具体的诉讼请求。“事实、理由”即为利息问题的相应事实、证据,所以,当事人起诉时在利息问题上要达到“具体”的要求,就应该提出能确定利息金额的要素,这样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的起诉条件。

在司法实践中,当事人提出利息主张主要有两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当事人提出计算利息的要素明确、齐备,根据这些要素法院能够确定利息金额。在这种情况下,法院对利息问题能够进行审理并裁判。

第二种情况:当事人在起诉时没有提出利息要素,或者提出的利息要素不明确、齐备。在这种情况下,法院对利息问题无法进行审理,也无法进行裁判,所以法院应当要求当事人明确、齐备的提出能计算出利息的要素。这是法院审理利息问题的前提。

(二)利息情况是当事人应该证明的案件事实。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证据是指依照诉讼规则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提出主张后向法院陈述案件事实、向法院证明案件事实,是当事人应该履行的法律义务。如果当事人提出利息主张,那么当事人就应该证明他们之间是否约定有利息,是怎样约定的利息,利息应该怎样确定等。

所以确定利息需要的本金数额、利率、起算时间、终点时间等要素就是当事人应该证明的案件事实,这些只有当事人才能陈述清楚。法官是局外人,不可能见证案件情况,只能通过双方当事人的举证、质证来判断案件事实。

(三)提出确定利息需要的要素是当事人的诉讼权利。

确定利息金额的四个要素中,只要一个要素不一样,就会导致计算出的利息金额有差异。当事人对利息问题怎样主张,这既是当事人诉讼的义务,同时也是当事人的诉讼权利。权利可以放弃,义务必须履行。当事人怎样主张利息,是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司法是被动的,法院只能对当事人的主张进行审查、判断、确认,而不能代替当事人行使权利、履行义务。

(四)利息确定应通过双方当事人的诉辩对抗。

按照诉讼法的规定,主张利息的一方当事人应当就当事人之间是否约定有利息、是怎样约定的利息、应该怎样理解约定等问题进行陈述,并提出相应的证据;再由对方当事人对这些问题进行抗辩,并提出相应的证据。如果对方当事人提出不同主张,也应该给另一方当事人提出证据的机会,进行抗辩的机会。只有通过双方当事人的举证、质证,通过双方当事人的诉辩对抗,才能使双方当事人公平地享有诉讼权利。

二、法院在处理利息问题上的职责

(一)法院应该保持中立,对利息问题居中处理。

法院的职责是公平公正的审理案件,是居中裁判。有的法官在当事人仅提出“同时给付利息”后就对利息问题一手包办处理,直接作出裁判。笔者认为,法官过于主动地处理利息问题不妥。因为如果法官过于主动地处理利息问题,事实上是法院在帮助一方当事人对抗另一方当事人。法官行使的是公权力,法官对利息主动处理将使另一方当事人丧失对利息问题提出异议的机会,没有给处于不利状态的当事人救济的途径,实际使法官处于不公正的地位,偏袒一方当事人。在此情况下,不满意的一方当事人往往会置疑法官对利息处理的公正,而利息问题是法官主动处理的,法官就由裁判者变为一方当事人,造成当事人与法官直接对抗的状况,这将有违司法公正,有损司法权威。

(二)法院应该对当事人的利息主张进行引导。

从司法实践看,当事人起诉时往往只提出利息主张,不提出计算利息的要素,或者提出的计算利息的要素不明确、不完备,这就需要法院对当事人进行引导。《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三条“人民法院应当向当事人说明举证的要求及法律后果,促使当事人在合理期限内积极、全面、正确、诚实的完成举证。”根据这一规定,法院应当向当事人说明举证的具体要求,使当事人“全面”的履行完举证责任。在利息问题上,当事人提出计算利息的要素明确、齐备,才是“全面”地履行完举证责任。

(三)法院应该对利息要素进行“审核”、“判断”。

当事人之间是否约定有利息、计算利息的要素是怎样的,都涉及证据问题,需要法院进行“审核”、“判断”。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百零五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按照程序,全面、客观地审核证据,依照法律规定,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法则,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进行判断,并公开判断的理由和结果。”从这一规定看,人民法院的职责主要是对利息问题进行“审核”、“判断”,而非主动处理,所以法院的职责是“审核”、“判断”当事人的利息主张是否合法、是否符合约定、是否应该支持。

三、案件利息的履行

如果被告(被执行人)自动履行利息义务,原告(申请执行人)接受,双方对利息金额无异议,案件履行完毕,不需要执行。但当被告(被执行人)不履行利息义务,或者原告(申请执行人)对被告(被执行人)履行利息义务有异议时,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在执行程序中,法院根据利息要素能够确定利息金额。在确定利息的四个要素中,本金数额、利率、利息起算时间当事人起诉时一般就能够提出,法院能够作出判决。只有计算利息的终点时间当事人在有些情况下不能明确提出,这主要有三种情况:一是当事人提出利息计算到判决生效之日;二是当事人提出利息计算到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届满之日;三是当事人提出利息计算到被告实际履行之日。以上三种情况下法院在审判程序或者执行程序中都能够确定利息金额。所以案件涉及利息时,通过利息要素,法院在审判程序或者执行程序中能够确定利息的金额,使案件的利息问题最终得以公开、公平、公正地解决。

四、对当事人就本金与利息分别起诉应该加以限制

在司法实践中,大部分案件在起诉本金时就会起诉利息。但也有先起诉本金,在案件结案后再起诉利息,或者先起诉利息,在案件结案后再起诉本金的情况。

笔者认为,对当事人的多次诉讼应该加以限制。主要理由如下。

(一)当事人多次诉讼浪费司法资源。

在法院,案多人少的矛盾一直存在,而且还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在司法资源非常宝贵的情况下,如果当事人先起诉本金,在案件结案后再起诉利息,或者先起诉利息,在案件结案后再起诉本金,将会造成司法资源的浪费。因为法院在审理只起诉利息的案件时,必然会对本金问题进行审理,对涉及本金的案情查明后对本金又不作出判决,以后当事人对本金另案起诉后又需要再审理再判决,这将造成司法资源的浪费。

(二)防止当事人恶意诉讼。

当事人在起诉本金时就可以起诉利息,或者在起诉利息时就可以起诉本金,却分别诉讼,这实际违反常规,不排除存在当事人虚假诉讼、恶意诉讼的情况。而法院要在案件审理中查明当事人虚假诉讼、恶意诉讼比较困难,只能作出判决,使当事人虚假诉讼、恶意诉讼得逞,从而埋下隐患。

(三)当事人权利行使应该受到限制。

任何权利行使都应该受到限制,诉讼权利也不应该有例外。如果对诉讼权利不加以限制,当事人可以先起诉本金,再起诉第一个月的利息,继续起诉第二个月的、第三个月的,这样可以将一个案件分为无数案件,而法院却不能拒绝裁判,这无疑是视诉讼为儿戏,是恶意诉讼,将损害司法尊严。

五、最高人民法院可以对当事人就本金与利息的起诉作出司法解释

笔者认为,为节约司法资源、防止当事人恶意诉讼,最高人民法院可以对当事人就本金与利息分别起诉作出司法解释,在保障当事人权利行使的同时,从程序上对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加以限制。比如可以规定:在当事人单独起诉本金或者单独起诉利息的情况下,法院应当向当事人释明,当事人可以同时起诉本金和利息,也可以选择单独起诉本金或者单独起诉利息,但当事人一旦作出选择则不得就第一次起诉时未主张的权利向法院起诉。

(作者:四川省自贡市自流井区人民法院李江明)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自贡市自流井区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蜀ICP备13009845号-1
地址:四川省自贡市自流井区西林街165号
联系电话:0813-4706299
举报电话:0813-4706262 0813-4709022

Powered by  MetInfo  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