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语言的准确规范

发布时间:2018-09-21   315

法律从其产生时起就与语言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制定法律必须通过语言这个载体表述出来,我们对法律的理解适用也需要借助语言这个载体来完成,所以语言不但是法律的表现形式,而且是其存在方式,从法律制定到法律实施,从事实确认到法庭审判,从审判到执行,都要通过语言来实现。司法语言主要包括“说”和“写”,也就是“说”出话和“写”出法律文书。“说”是法院工作人员通过口语来与案件参与人交流,办理案件,主要包括当事人身份的查证、当事人权利义务的宣布、组织庭审活动、调查案件事实、归纳争议焦点等。“写”主要是写出法律文书。法律文书是记载人民法院审理案件过程和裁判结果的文书,它是诉讼活动结果的载体,也是人民法院确定和分配当事人实体权利义务的依据。司法语言是向社会公众展示司法公正形象的有效载体,是法治宣传的生动教材,也是法官审判水平的集中体现。办好一个案件,不仅需要程序合法、实体处理公正,还需要准确规范的表述。因为办案的程序、步骤,判案的依据,实体处理的结果等都需要准确规范地表述出来,记载下来。在司法实践中因为表述错误导致案件错误的事例并不少见。

准确规范是司法语言最本质的特征。所谓准确,就是意思表达清楚不模糊,不产生歧义,对表述的内容只有一种理解,一种含义。所谓规范,就是明文规定或者约定俗成的标准。一名法官对案件准确规范的表述,会使当事人更加相信法官的公正廉洁,相信法官的裁判水平,相信法官严谨细致的工作作风。

一、“说”的准确规范

(一)“说”的准确规范首先体现在法官“说”什么。办案程序中必须说的话要说到位,不能简化、省略,要充分保证当事人的权利。对于实体问题少说,要查清问题也最好引导当事人双方对抗,在当事人辩论中把问题查清。法官要做到居中裁判,要尽量避免与当事人争论。聪明的法官一定是少说多听,认真听,慎重说。法官的威严不是体现在说得多而往往是体现在其沉默,一个在办案中喋喋不休的法官是很难在当事人中树立起威信的。在当事人看来,法官办案时说的话可能决定案件的胜负,可能决定当事人的命运,因此法官在办案中说话一定要与平常说话相区别,谨言慎为,字字千斤,考虑好了再说,避免说废话、错话,说话最好不要体现出倾向性。

(二)其次体现在法官怎么“说”。

用语规范准确,语气平和,音量语速适当,要体现出法官公正、睿智,冷静、平和,从容不迫的职业特点。语言要通俗简单,对法律知识欠缺的当事人不说过于专业的术语,尽量不说俚语、土话,不说低级俗气的话,不说粗鄙的话,特别不要说脏话。语言文明礼貌得体,以理服人,不以势压人,在平和的语言中进行智慧的较量,不说过激的话,因为语言礼貌不仅是对对方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尊重,对自己职业的尊重。最好一次问一个问题,一个问题查明后再查下一个问题,做到有条不紊。

二、“写”的准确规范

(一)“写”的准确规范首先体现在对案件事实的准确规范描述。案件事实是过去了的事实,无法再恢复,只有通过证据来体现,是对事实的间接表现,本身具有相对准确性。如果语言表述不准确规范,将使表述的案件事实和客观事实差距更大,所以语言表述准确规范在确定案件事实中十分重要。

比如下列表述,笔者就觉得不准确规范:“公司按照1比1的比例收购了上述股份,并将退股款130万元挂账”。“挂账”不是一个规范性的说法,它通常有两种意思,一种是确认某会计要素、会计科目的意思。比如挂账应付款,就是指确认应付款意思,增加了应付账款。另一种意思是应确认而不确认的意思,比如亏损挂账,就是指对亏损不确认,不处理。“将退股款130万元挂账”,是指两种意思里的哪一种意思不明确,造成事实表述不准确,不严密。

(二)“写”的准确规范还体现在对裁判的准确规范表述。裁判的目的就是要分清是非,明确权利义务。当事人打官司就是要一个结果,如果裁判结果表述不准确规范,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将得不到确定,矛盾纠纷得不到解决,这个裁判就没有价值。

比如下列表述,笔者就觉得不准确规范。

1、“被告马良对被告杨涛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被告马良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被告杨涛追偿。”连带清偿责任是指几个债务人承担共同清偿的法律责任。连带债务成立有两种情况,一是法律规定,如《民法通则》第35条第2款规定“合伙人对合伙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就是法律规定。二是当事人约定,如保证责任就是一种约定责任。连带清偿责任与保证责任的产生、范围都不一样,连带清偿责任的范围大于保证责任。而且在一个判决里前面表述是“连带清偿责任”,后面表述是“保证责任”,是不严谨的,一个法律文书里的表述应该统一。前面表述是“连带清偿责任”,后面表述是“保证责任”,对于法律知识欠缺的当事人来说分不清到底是什么责任,会对判决困惑、怀疑。笔者认为,判决应该表述为“被告马良对被告杨涛上述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被告马良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后,有权向被告杨涛追偿。”

2、“作出民事判决书”、“作出民事裁定书”等表述,都不准确规范,应该是“作出民事判决”、“作出民事裁定”,法院作出的是“判决”、“裁定”,“书”是“判决”、“裁定”的载体,“判决”、“裁定”通过“书”表现出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二款规定“当庭宣判的,应当在十日内发送判决书;定期宣判的,宣判后立即发给判决书”,在这个规定中,“当庭宣判的”“判决”是口头形式,“应当在十日内发送判决书”里发送的“判决书”,是书面形式。可见,法院作出的判决有口头形式,也有书面形式。

(三)“写”的准确规范体现在不用猜测、修饰性、评价性语言。

1、“公司是一家比较大的生产企业”这种表述也不准确规范。国家有大型企业的说法,大型企业有明确的标准,但没有“比较大”的企业的说法,“比较大”是一种模糊、慨括的表述,究竟多大是“比较大”,不清楚、不明确。

2、“其所支付的购房款具有其他目的,极可能掩盖其他非法目的,而达到以商品房买卖的形式作为担保的情形。”“极可能掩盖其他非法目的”,这种表述就是一种不准确规范的表述,“极可能掩盖其他非法目的”,是指掩盖其他非法目的可能性很大,但也有其他目的的可能,这种事实不确定,有两种事实存在。而且“可能”是一种猜测,不是查证的事实,不宜在法律文书中出现。

三、司法语言的准确规范要避免出现错写错读

对司法语言要仔细推敲,避免出现错别字和病句,要避免读错字。中国语言博大精深,词汇非常丰富。从时间上分,有古代语言、近代语言、现代语言;从地域上分,有本土语言、外来语言,还有各地的方言;从习惯上分,有成语、歇后语等,还有现在的网络语言。许多词都有多种意思,多种读音,在不同的语言环境下有不同的含义,不同的读音,一个词表达不当将导致整个意思发生偏差,所以我们在办案中对语言要仔细推敲,要考虑不同的语言环境下词语的不同意思,要保证这个词用在这里只有一个意思,不产生歧义。特别要避免出现错别字和病句,因为如果出现错别字和病句,将使当事人对法官的办案水平和办案责任心产生合理怀疑,影响当事人对法官的信任。

四、裁判文书的准确规范对增进司法公信具有重要意义

语言中对裁判文书应特别注意其准确规范,在司法实践中因为裁判文书表达出现问题而导致当事人上诉、上访的事例并不少见。因为当事人通过法律文书能直观感受到法官办案水平、办案责任心,当事人到法院打官司最看重的也是法律文书。如果裁判文书表达出现问题,当事人会认为法官办案水平差,责任心不强,甚至认为法官故意歪曲事实,错判案件,影响当事人对法官公正裁判的信任,使当事人对案件处理不满意,对案件上诉、上访,使矛盾焦点从当事人之间转到当事人和法官之间,将茅头直接对准法官。法官从矛盾纠纷的裁判者转变为矛盾纠纷的当事人,导致法官疲于应付各种信访,甚至法官本人及家属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所以法官在提高自己法律知识的同时也要努力提高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

(作者:四川省自贡市自流井区人民法院李江明)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自贡市自流井区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蜀ICP备13009845号-1
地址:四川省自贡市自流井区西林街165号
联系电话:0813-4706299
举报电话:0813-4706262 0813-4709022

Powered by  MetInfo  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