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罪认罚从宽制度适用的困境与对策

发布时间:2018-09-21   4103

——以基层Z法院1058件认罪认罚案件为分析对象

              自贡市自流井区人民法院  江声华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指出,完善刑事诉讼中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构建科学、完备的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对推进我国法治化进程、提升社会治理能力、维护社会长治久安,必将发挥积极的作用。

一、认罪认罚从宽案件实证分析

笔者选取了基层Z法院 2015年至20171058件认罪认罚从宽案件作为样本,就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适用进行检视。

(一)认罪认罚现状

2015年至2017年三年中,基层Z法院共受理各类刑事案件1320件,审结1299件,结案率98.41%。在审结的1299件各类刑事案件中,被告人认罪认罚案件比例高,占比超过百分八十而被告人对指控存在异议的案件数量少,占比不到百分之二十。(见图一)

图一,认罪认罚案件情况

 

 

(二)审判程序适用情况

在审结的1058件被告人认罪认罚案件中,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案件占绝大多数,占被告人认罪认罚案件数近百分之九十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案件为少数,占比仅百分之十。(见表一)

表一,案件适用程序情况统计表

123.png

 

在适用简易程序审结的948件被告人认罪认罚案件中,独任审理的案件较多,占比超过百分之七十;组成合议庭审理的案件较少,占比不到百分之三十。(见图二)

图二,审判组织情况

(三)审理期限情况

二十日内审结的案件数最高,占比接近百分之七十;二十日以上一个半月内审结的案件数第二,占比接近百分之二十一;一个半月以上三个月内审结案件数第三,占比仅百分之十无超过三个月审结的案件。(见表二)

表二,案件审理期限情况统计表

自流井区人民法院|自流井法院|自井法院

(四)量刑情况

共判处被告人1184人。其中,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最多,占比超过百分之六十六;判处拘役的人数位居第二,占比超过百分之十八;判处三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位居第三,占比达到百分之;判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位居第四,占比达到百分之;判处管制的位居第五,占比不到百分之三;单处罚金少,占比仅为百分之(见表三)

 

表三,案件量刑情况统计表


自流井区人民法院|自流井法院|自井法院

从量刑情况分析,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和单处罚金的人数达到1051人,占判处总人数的88.77%;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人数仅为133人,占判处总人数的11.23% 

(五)缓刑适用情况

对被告人适用缓刑的案件数较多,所占比重超过百分之五十,而非适用缓刑案件数较少,占比不到百分之五十。缓刑适用案件数占比高,一是说明被告人所犯罪行较轻,对社会的危害性较小;二是说明案件的实体处理中,从宽的制度运用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三是说明被告人真诚悔罪、改过自新、从新做人,没有再犯罪的危险。(见图三)

图三,适用缓刑案件情况

 

(六)被告人上诉情况

被告人提出上诉的案件207件,占比两成,有一定比重(见图四)

图四,被告人上诉案件情况

 

(七)缓刑被撤销情况

在被判处缓刑的541件案件中,极少数案件在社区矫正过程中被法院裁定撤销缓刑,对被告人收监执行。(见图五)

图五,缓刑撤销情况

二、 认罪认罚从宽制度适用中的困境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以下简称《刑法》)第六十七条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刑法》该条款,是我国坦白从宽刑事司法政策在刑事诉讼活动中的重要体现,也是认罪认罚从宽刑事法律制度化的关键条款。该条款在刑事司法实践中的广泛适用,对推动我国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不断发展和进步,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但由于该条款规定较为原则,造成具体的认罪认罚从宽在具体适用上存在诸多困境。

(一)认罪要件认定中的问题

被告人如实供述自己所犯罪行是认定被告人认罪的条件标准,由于《刑罚》条款对被告人认罪的构成要件规定不明确,在具体的案件审理中,会经常遇到被告人的供述行为和所供述内容是否属于如实供述自己所犯罪行难于确定的问题。首先是被告人的供述行为,是否属于自愿和主动难于确定;其次是被告人所供述的内容,是否真实难于确认,在有的个案审理中还会出现较大的争议。

(二)认罚形式把握中的问题

被告人如实供述自己所犯罪行,并自愿接受相应的刑罚处罚,是从宽处理的前提条件,这是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完整含义。由于《刑法》条款对被告人的何种表现形式属于自愿接受刑罚处罚,没有作出明确的规定,在具体的个案审理中,对认罚的把握难题较多。被告人愿意接受相应刑罚处罚的表示是否真实,难于判断;对被告人对裁判结果是否接受,难于把握。此类案例,在认罪认罚从宽案件实证分析中,已有相关数据予以表明。

(三)从宽制度运用中的问题

无论是坦白从宽的刑事司法政策,还是《刑法》第六十七条的认罪认罚从宽的规定,其核心内容主要是指向实体处理上的从宽。但在具体的司法实践中,特别是一年多来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改革的试点工作中,从宽制度的运用更突出办案效率的提升和司法资源配置的优化。实体处理从宽未得到足够重视。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设立和运用,其价值取向不仅包含司法程序上的从宽,更在于案件实体处理上的从宽。案件实体处理从宽体现的不足,影响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作用的有效发挥。

(四)认罪认罚案件被告人不服裁判结果的问题

基层Z法院认罪认罚从宽案件实证分析中,有207件案件的被告人对裁判不服,提起了上诉,占审结的1058件认罪认罚案件的19.56%这个比例,应当是一个比较高的比例,尤其是表现在认罪认罚从宽案件中的上诉率。被告人上诉的原因可能是多种多样的,多数被告人不一定是对裁判结果存在异议而提出上诉。如刑期较短的被告人,或者宣判时剩余刑期较少的被告人,为了不被送往监狱服刑,因而提出上诉,以拖延裁判文书生效的时间。一般情况下,对认罪认罚从宽案件中的被告人的量刑都较轻,被告人因上述原因而提出上诉的案件所占比重会较大。但从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完整意义理解,认罪、认罚、从宽是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构成的三要素,缺一不可。认罪认罚是从宽的条件和基础,被告人无论因何种原因提起上诉,都可能被认为是对认罪认罚的否定。这个问题,是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设计中应当引起重视的问题。

(五)缓刑适用中的问题

《刑法》第七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一)犯罪情节较轻;(二)有悔罪表现;(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四)宣告缓刑对所在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在基层Z法院认罪认罚从宽案件实证分析中,适用缓刑的541件案件在缓刑考验期间,有5件案件被法院裁定撤销缓刑,对被告人收监执行。在这5件案件中,被法院裁定撤销缓刑的原因主要有三种情况。一是被告人在社区矫正过程中,违反《刑法》有关社区矫正的规定;二是被告人在缓刑考验期间,被发现存在漏罪;三是被告人在缓刑考验期间,又犯新罪。虽然在缓刑考验期间被法院裁定撤销缓刑的案件所占比重较小,但不同程度反映出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设计中存在的缺陷。

三、 完善认罪认罚从宽制度适用的对策

如何使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在司法实践中得到合理有效地应用,是刑事司法改革的重要任务,也是科学立法、公正司法的客观要求,更是提升社会治理能力的客观需要。

(一) 重塑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结构层级的认识

完善刑事诉讼中认罪认罚从宽制度,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是走出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认识上的误区。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设计上和制度实施的过程中,无论是立法活动,还是司法活动,都应当充分考量到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程序的正当性和实体处理的公正性,司法程序的从宽和案件实体处理的从宽,都尤为重要。

1、认罪是制度设计的前提

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中,认罪是制度设计的前提,离开认罪这个前提,将会失去制度存在的基础。

2、认罚是制度设计的重点

认罚是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设计的重点,也可以把它看成是认罪的表现形式,认罪和认罚两者之间存在着必然的联系,是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不可缺少的要素。

3、实体处理从宽是制度设计的核心

从宽是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设计的核心,而从宽的主要内容是指案件的实体处理,如果偏离案件实体处理这个核心,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就会失去应有作用和价值。

(二)明确认罪认罚的核心要件

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规定,认罪是指“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在具体的刑事司法实践中,每一个刑事个案都会有其特殊的情况,认罪的认定过程中也会遇到许多特殊而具体的问题,是否构成“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需要明确把握好以下三个要件。

1、对指控的犯罪事实认可

犯罪事实是对被告人定罪量刑的依据,有无犯罪事实,犯罪事实是否清楚、是否存在争议,至关重要。被告人对指控的犯罪事实认可,是认定认罪的要件之一。

2、对指控的犯罪罪名认可

犯罪罪名是犯罪性质和犯罪特征的集中体现,犯罪罪名决定着案件定性是否准确。被告人对指控的犯罪罪名认可,是认定认罪的又一要件。

3、悔罪的程度

被告人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真诚悔罪、愿意改过自新、重新做人,有利于减少犯罪,是社会治理的积极因素,也是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价值所在。被告人悔罪的程度,应当作为认定认罪的另一要件。

在认罪认罚从宽案件的实证分析中,出现的被告人对裁判结果不服提出上诉,以及在缓刑考验期间被裁定撤销缓刑收监执行的相关数据和案例,与把握认罪认定要件不当存在一定程度的联系。在认定认罪的过程中,全面把握好被告人对犯罪事实、犯罪罪名的认可,以及悔罪的程度三个要件十分重要。

(三)着重把握认罚形式

被告人认罚的形式可能是多样化的,认罚的表现是否是被告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是认罪认罚制度能否有效适用的重点。在具体的个案审理中,破解被告人是否属于自愿接受相应刑罚处罚难题,应着重把握好以下四种表现形式。

1、主动供述自己的罪行

我国《刑法》第六十七条中规定的“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指被告人认罪的构成要件,不能作为被告人自愿接受相应刑罚处罚的依据。在具体的个案审理中,应着重分析被告人供述自己罪行的行为是主动供述,还是被动供述,把握被告人的供述行为,是否具有主动性。

2、积极承担侵害损失

被告人积极承担自己的犯罪行为所造成的损失,是被告人真诚悔罪、认罪认罚的积极表现。但应当注意的是,这里所指的积极承担侵害损失,并不一定是指被告人已经全部承担了侵害损失,而是指被告人已经做到竭尽全力、积极承担侵害所造成的损失。

3、自愿放弃辩解权利

被告人自愿放弃辩解的权利,是被告人对自身所犯罪行社会危害性有了全面、深刻认识的一种特殊表现形式。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改革试点中,有的试点法院对认罪认罚案件简化庭审程序,省略法庭调查、法庭辩论阶段的做法,在被告人自愿放弃辩解权利,并能保证案件实体处理公正的前提下,对提升审判效率、节约司法资源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4、自觉接受刑罚处罚

被告人自觉接受相应的刑罚处罚,应当是认罪认罚从宽案件的明显特征。尽管认罪认罚从宽案件中,存在被告人对裁判结果不服提出上诉,可能会有多种的原因,但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被告人自觉接受相应的刑罚处罚,应当成为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改革和完善的重要内容。

(四)科学适用从宽制度

科学、完备的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既不是单纯的提升办案效率、优化司法资源配置,也不是唯一的案件实体处理从宽,至少应当包括以下四个方面的主要内容。

1、从轻的强制措施

从认罪认罚从宽案件对社会危害性较小的角度出发,可以对被告人采取较轻的强制措施,减少拘押的适用,扩大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的适用面。

2、从宽的刑处罚

对认罪认罚从宽案件被告人处以从宽的刑罚处罚,是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核心。“完善刑事诉讼中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应当把从宽的刑罚处罚,作为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改革的重点。

3、简化的办案程序

程序上的简化有利于提升办案效率,从广义上讲也属于从宽的范畴。从认罪认罚从宽案件实证分析中的办案程序适用、审理期限情况、量刑和缓刑适用情况可以看出,认罪认罚从宽案件绝大多数属于简单案件,在充分保证案件实体处理公正的前提下,审判程序可以适度从简、从快。

4、规范社区矫正

依照《刑法》第七十六条规定,对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内,依法实行社区矫正,如果没有本法第七十七条规定的情形,缓刑考验期满,原判的刑罚不再执行,并公开予以宣告。调查中发现,社区矫正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新情况,遇到一些急需解决的问题。社区矫正是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有效施行的重要环节,通过社区矫正制度的完善,推动社区矫正的规范。

(五)制定《简易刑事案件速裁法》

在基层法院受理的各类刑事案件中,绝大部分属于简单案件。结合认罪认罚从宽案件的特点,并适应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改革和完善的实际需要,有必要及时制定符合我国国情的《简易刑事案件速裁法》(以下简称《速裁法》)。一是明确《速裁法》的适用范围,将认罪认罚从宽案件中,可能对被告人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单处罚金的案件作为受理案件的范围。二是明确审判组织。规定依照《速裁法》受理的案件,实行独任制审判。三是明确审理期限。规定凡依照《速裁法》审理的案件,应当从受理案件之日起二十日之内审结,并不设立延长审限的规定。四是明确审级。规定凡依照《速裁法》审判的案件,实行一审终审制。五是明确救济的措施。规定凡依照《速裁法》审判的案件出现错案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及时启动审判监督程序予以纠正。

 

作者:自贡市自流井区人民法院  江声华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自贡市自流井区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蜀ICP备13009845号-1
地址:四川省自贡市自流井区西林街165号
联系电话:0813-4706299
举报电话:0813-4706262 0813-4709022

Powered by  MetInfo  6.2.0